月逐
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

《不思议迷宫》

关于清明活动任务的小日常

ooc预警,有私设。如果通过,那么,请往下:

kingkong因为在愚人节给大家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,被不愿意透露姓名的P某打得半死。……快!快抢救他!

一、目标!海贼之港!
       在大部队都完成了清明活动任务之后,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,某家才姗姗西行准备前往海贼之港。
    “攻略说推荐二郎神出战,链接神灯和仓鼠。”冒险者仔细看着天空时报,右手心在衣摆上蹭了蹭,“好紧张啊,从来没有看他们战斗过。”
    “有什么好紧张的,你不是拿着攻略吗?”魔法师理了理帽檐,勾出一抹帅气的笑。
    “而且要紧张也是二郎神他们紧张啊,放松。”剑士拍了拍冒险者的肩。
      冒险者腼腆地笑了笑,转头问参战三人:“二郎神你们有把握吗?”
      二郎神、神灯、仓鼠:我们没打过啊不知道啊。
    “想那么多干嘛!去了再说!”海贼王一脚踏上路边大石,举起戴着铁钩的手,豪气干云:“目标!海贼之港!GoGoGo! 赏金猎人!带路!”
      赏金猎人:……能不要说的跟关门放狗一样吗,我不要面子的啊?“打了就知道了,反正任务还有很长时间,可以多打几次。走吧!”
 
 
二、本体
    “咦,二郎神,你的时装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时装怎么了?”
    “emmm,好像只有哮天犬换了衣服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所以二哈才是本体吗?”
    “……那男巫呢?”
    “男巫换了啊,青眼缺牙妆,虽然看起来被揍得很惨。”
    “……其实我也有不一样的。”
    “哦?”
    “天眼的颜色,不一样。”
    “可是天眼平时都闭着看不见啊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所以还是二哈才是本体吧!”

三、兵荒马乱
    “称号是位面先知、圣符文师、光辉圣骑士。”
    “先点哪个啊?什么个顺序?”
    “别点完了啊!要留探索点买东西的!”
    “圣符文先别点!重生不够再点称号做。”
    “大治疗术之前做完了,战斗系不用点圣骑士了吧,点个勇者怎么样?”
    “啊啊啊!忘了先做魔导套了!”
    “31/39层点称号吃狼人招狗。”
    “31层了,招吧招吧。”
    “点什么称号啊?!”
    “……那个,好像带错药剂了……”
    “哇,哮天犬好可爱。”
    “爪子能捏么。”
    “攻击39,血量340?”
    “高闪避,能回血。”
    “担心jpg.”
    “59层双大地。”
    “双大地?魔毯算吗?”
    “魔毯30多层用了……”
    “盯着二哈。”
    “越看越萌。”
  (快速点石板中……)
    “哇二哈没了!”
    “刚、刚、发生了啥!”
    “打怪专心一点啊!”

四、意外
  (N层后,快速点石板砍砍砍中……屏幕陡黑,pia叽!)
    “哟,你死啦,要不要复活啊?”一阵青烟后显出一双妖冶的红眸,来人身形隐在黑色斗篷中,似笑非笑,背上的巨大镰刀幽光流转。
    “二郎神!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都说了打怪要专心啊!”
    “复活!”
    “呵呵,你还真是执着。”

【题外:
最后的BOSS层,打了两三个来回血量还是???
pia叽!
“哟,你死啦,要不要复活啊?”
“不要!圆润的!”
“那个,他包里有八张重生,别介意啊。”
“不想打了,时间不早了,该回家了,回见。”
收魂者:(`⌒´メ)凸  白瞎了老子的出场

五、大治疗术
    “哎,魔法师,你前两天和牧师把大治疗术任务做完了?”
    “嗯哼。”
    “哇,好厉害!”
    “小意思啦。”魔法师不在意地摆摆手。
 (灵魂连接的某战斗系:【尔康手】还有我——)
    “不过——”魔法师似乎想起了什么,咔嗒捏紧了魔杖,语气危险,“中途碰到了一个很蠢的冈布奥!啧!”
 【魔法师的回忆:
    “哼╯^╰虽然你们救了我,但是我不想理你们,走开!”
【气人】

后来,有冈布奥同牧师谈到此事。
牧师:“别听魔法师的,他试了两次,第三次才成功。还好总算在BOSS层前搞定了,不然他都要哭了(微笑)。不过某位殿下的确傲娇,下次冒险者他们去的时候打一顿就好了,下手重点儿也没关系,回来我和巫医治(微笑)(微笑)。”

六、关于隐藏
(大概56层,用了一个魔毯加大地)
    “哇,终于做完两个任务啦。”“还要多亏了仓鼠呢。”“通知强盗和怪盗了吗?”“嗯嗯,奖励已经到手了。”“那可以开吃了!”“嗷呜嗷呜~”“味道真不错啊。”“嗝~感觉充满活力了呢!”
    赏金猎人:“……等等!我好像,想起个事儿。”
    “60层后BOSS有宝箱?”“要攒五个烤鱿鱼??”
(冈布奥们纷纷低头,一地残骸)
    不想说话,就想把赏金猎人打一顿。
    “仓鼠!(期待的小眼神)”
    “呃……可是不是每层都能囤到啊,而且食物完全随机……”
    “大地之门!”
    “没有。”
    “QAQ”

七、想念
(70层BOSS)
    “呜,好想女王啊qaq”
    “我也好想女王的虫子啊qaq”
     二郎神听闻,默默将手覆到胸口,摸了一下,又摸了一下。

八、看到这个锅了吗
(最后几层,魔法值匮乏,打两下就要思考一下分卷轴)
    “都怪赏金猎人太浪!”
    “魔法值都浪没了!”
    “就是就是!打小怪连装备都不换!”
    赏金猎人:“???这个锅?!”
    所有冈布奥一致转头用同一种眼神看着他:难道你想说老大?
    赏金猎人:(哽下一口血)“是我的。”
    海贼王: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!

   End

第一次用这三个,打得十分小心翼翼。中途盯着二哈,越看越觉得可爱。
最后在心底呐喊:为什么这些球这么萌!这么萌!